杜余

锤基!!好好吃!
本命还是李杜啦
我cp东泽泽!!!怎么样!羡慕吧!
本命李杜 杂食
头像@东泽泽!
封面是老照片


乾坤万里内,莫见容身畔。
《逃难》

【李杜】棱角

复健

我现在写啥都一股子原创味好烦

很ooc雷文选手上线,我本来是想写一个不一样的子美 一个不跟着李白你说啥就是啥的nc粉杜甫

一个酷哥

你都能看到这里了真的谢谢,那你继续看吧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被绿是什么感觉,其实杜甫早就有过心理准备。

喜欢上一个风流的人很正常,也很符合他的性格,他也曾经是一个相似的人,但爱磨平了他的棱角。

而他不知道他爱的人,是喜欢他的棱角还是此时留下来光滑细腻的心。本来是应该想一下的,应该伤心一番的,但他突然不愿意了。

各自别过,各自安好。

毕竟喜欢的人是李白。如果他不风流倜傥,自己也不会和他遇见。

李白在厕所用冷水洗了把脸,他拿出口袋里的薄荷糖,又仔细看了看自己脸上的红晕——很好,不会露馅。他打算回去,回哪个人的家呢,却还要一番思量。

不如去杜二甫那里吧,他还记得那个人在自己身边时的温顺,他想,就算杜甫发现了,也不会怪罪他。

杜甫的确还没睡,一盏昏黄的灯亮着,李白开门走进去,“杜二甫,我回来了。”

杜甫手上举着单反,转头对着他咔嚓照了几张。

“这里光线不好啊。怎么……突然开始摄影了?”李白似乎是被一瞬间的闪光刺激了,他偏头过去,嘴角的笑还没收起。

那笑意满是烟酒味道。

杜甫把单反放进自己的行李箱,站起来:

“整天喝酒,开趴,你是为了谁?”

李白不解其意,也或许是醉了酒,晕沉着要把手搭在杜甫肩上。

“杜二甫,吃醋啦?”

杜甫沉默了一会,甩开他的手,“喝酒了。”

“李白,这房子这个月的租金我已经交了,之后不要再来这里住,我走了。”

李白如梦方醒:“你要走?!你怎么要走?你不爱我了吗!!”

杜甫看着他失态地坐在床边,无法说谎。他摇摇头:“我爱啊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要走??”

这真不是个好话题,杜甫想。被绿了为什么不能走?爱情只是磨平了他的棱角,可这番敲打和历练之后,不又长出硬骨了吗?

他这才知道,他爱的是这个人,而不是他的风流。

杜甫慢慢地开口。

“李白,我不是没有脾气,我只是不对你发脾气。”

“我知道我被绿了。对不起,我的价值观不允许我原谅。我如果原谅,你会把我怎么看?”

李白急切地:“当然是……”

杜甫抢白:“宝贝?”他轻笑一声,看李白呆滞的表情,就知道自己猜对了。“李白,这毕竟是本能反应,你说过多少次又对多少人说过才能这么熟练呢?”

“我不是你的所属品,我是我自己。”

杜甫说完觉得轻松多了,他拎着箱子走出去,站在电梯里才想起来,原来自己是觉得两人以后必定不会走到同一条道上,所以才不愿意原谅这必定失败的爱情。

他们太过相似,又在内里有完全不同的内核。他们是一对镜面。

杜甫走出去天上就开始下雨,他朝前走着,直到打了车,那个人也没出来。

他看着相机里男人拥吻着某某,闭上眼。

有多少某某,他不知道。

也不必知道了。

李白坐在床上,他摸着床单,没有温度。他有些恍惚,不是之前都好好的吗?杜甫是个那么温柔的人。他怎么会这样走了呢?

他的脑海里翻来覆去都是支离破碎的场景,他想起他刚遇见杜甫时,那人意气风发,锐利得有些刻薄。是他把他磨平,磨成他喜欢的样子。

却没有想到这是不是杜甫喜欢的样子。

杜甫可以为了他李白而改变自己,他李白却秉承自我,“追求本心”,还是那个风流浪子。他认为杜甫不会在意。

可是杜甫为什么不会呢?

李白,你凭什么要一个人因为爱而彻彻底底背离自己的原则。

他想了想,他是错了。

李白站起来,慌张地跑到门口,听见一声鸣笛。他又跑到窗台,看见瓢泼大雨。

杜甫拎着行李坐进一辆出租车。

他想喊他等一等,他知道错了。

杜甫全身湿着,独自拎行李上了车,车窗没有摇下来,李白不知道他有没有回头看一眼。

也许有,也许没有。总之都是他不可能去查证的了。

杜甫在朋友的帮助下重新找到了房子住。虽然位置在郊区,内部装饰也不如以前豪华,好在环境不错,安静,还有条小溪在门口流过。

他很喜欢。

他就在这时候接到了李白的讯息。

那个人说他做了梦,梦见他们初见那天,杜甫穿着一身汉服站在柳树下面对着他笑,特别甜的笑。

杜甫这才想起来,那时他在学校当汉服社社长,社团招新遇见了凑热闹的研究生李白。就这么磕磕跘跘,他的初恋和这个人一起八年,最后结束在最初的时候。

果然是当时寻常,后来却不敢细思量。

李白的故事快要说完,他终于哑着嗓子问:

“杜二甫,我们不如从头来过。”

杜甫沉默了,他的青春已经折耗给李白了,他花不起这么高昂的代价。

他还想他,还爱他,但是不能再陪他了。

他毕竟和李白是不一样的人,他要娶妻生子,要生活,李白不用,他就是仙人,来这里裹一裹红尘气,又得回天上去。

原来这就是区别。他杜甫肉体凡胎,高攀不起。

他没说话,挂了李白的讯息。后来他换了卡,但以前的卡还没丢,说不得是忘了,还是记着,所以舍不得扔。

他的棱角又长出来了。

后来听说李白跳河了,也许是压力太重,也许只是喝酒多了失足坠水。杜甫没去想这么多,他烧掉了自己从开始到结束的所有诗笺。

我还爱你,但你听与不听,你爱与不爱,却与我无关了。

评论(9)

热度(95)